首頁>話題專題

以法治利劍剜掉"流量造假"的毒瘤

時間:2019年06月18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曾慶瑞
0

  近日,媒體從北京市公安局網安總隊獲悉,“星援”App利用粉絲給偶像“掄博”刷流量的需求瘋狂牟利,幫助1998年出生的歌壇“小鮮肉”流量藝人蔡徐坤制造1億微博轉發量,半年內吸金800余萬元的案件事實成立。此案件一經公布就在社會上引發了強烈的反響。這表明,法治的利劍終于落在了“流量造假”的頭上。實際上,案件的調查工作從2018年11月就開始了。2019年3月8日,警方鎖定犯罪窩點“星援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獲準檢方批捕后,派出警力直搗黃龍,一舉將23歲的主犯蔡某某等4名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的人員全部抓捕歸案。

  2011年,一家地方衛視播出兩部宮廷劇,先后“吸睛”爆紅,捧出了幾朵“小花”,開啟了我國影視界、娛樂圈的所謂“流量時代”。之后,“流量明星”中的一幫“小鮮肉”“小鮮花”搔首弄姿、粉墨登場,把身處改革發展陣痛中的中國影視界娛樂圈弄得烏煙瘴氣。

  在這個過程中,不良資本把影視和娛樂項目當成“理財產品”,又和播出平臺聯手,把收視率、票房、點擊、轉發、評論、打分、粉絲、水軍、“掄博”等數量當作“流量明星”的社會影響力、號召力、支持度。一些“流量明星”也把“流量數據”當作自己名利雙收撈取高額片酬和出場費的法寶。再加上行業規范乏力,市場監管不力,媒體批評失范,從業人員不能自律,“流量造假”就變得肆無忌憚起來。其登峰造極的假數據,就是所謂的“中國電視劇歷史上第一部在播劇播放量破400億的熱門大劇”。

  目睹此情此景,有良知的社會還是有糾錯能力的。比如,2018年8月2日,某微博博主發布關于明星蔡徐坤新歌視頻的內容,短短10余天,轉發量超過1億次、評論量超過240萬次、點贊量超過106萬次的造假數據,不僅引起網友的熱議,共青團中央官微還發表了一篇《你見過一億次轉發的微博嗎?我們研究了一下,發現事情并不簡單》的評論文章。文章中提到,該條微博的轉發量遠超點贊量,差距高達95倍,顯得很不正常。劇作家汪海林在微博里批評那個400億的數據造假時說,要達到400億,就得“全地球哺乳類動物,一只看一遍”。

  當然,對付“流量造假”,光有輿論上的“批判的武器”還不夠,還必須有“武器的批判”才能解決問題。所幸,我們終于高高舉起了“武器的批判”——法治的利劍。

  種種跡象表明,現在,“流量明星”徹底失勢,“流量造假”成了過街的老鼠,抨擊“流量明星”的聲音早就不絕于耳了。我們的影視界、娛樂圈正在清醒起來。

  人們會注意到,在這起“星援”App的刑事犯罪案件中,那位高二學生陳芳(化名)稱,她每天都會登錄“星援”App并完成粉絲組長布置的轉發任務。“轉發、點贊、打榜”,做完一系列活動后,她憑借“超話社區”參加抽獎活動,獲得更加接近“愛豆”的機會,每個月花費約1000元。“星援”App被查封后,微博上一片哭嚎。針對粉絲購買相關服務,通過平臺、商家等自動轉發評論明星微博的行為,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就曾對媒體表示,雖然這是一種粉絲自愿行為,但屬于數據造假,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和《北京市微博客發展管理若干規定》中關于實名制注冊,不得以虛假身份辦理入網手續,實施擾亂網絡傳播秩序的法律規定,應予以禁止。

  對于這種沉迷于“流量明星”的“追星病”,針對影視界、娛樂圈中“小鮮肉”“小鮮花”的存在,將近一年前,汪海林在《觀天下講壇》里曾說,這威脅著“國家審美安全”,有害于我們民族的根本和未來。由泛娛樂化滋生的追捧“小鮮肉”“小鮮花”,暴露出來人們扭曲的欲望,正在毀壞我們民族的根本。

  1916年8月15日,北京《晨鐘報》創刊號上,李大釗寫的發刊詞《青春中華之創造》里,有一句話是:“以視吾之文壇,墮落于男女獸欲之鬼窟,而罔克自拔,柔靡艷麗,驅青年于婦人醇酒之中者,蓋有人禽之殊,天淵之別矣。”我們一定要認識到,天長日久,這種現象會給我們民族造成深重災難。“流量時代”“流量明星”“流量造假”當休矣!

(編輯:趙超)
會員服務
3d杀码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