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幻燈

“天邊外”依舊美好

時間:2019年11月1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喬宗玉
0

話劇《天邊外》劇照 李春光 攝

  相距我第一次讀“美國戲劇之父”尤金·奧尼爾作品《天邊外》約22年的光陰,近日,在北京人藝實驗劇場,我觀看了由荒蕪翻譯、王斑導演的話劇《天邊外》。當晚,小劇場座無虛席,我深深感受到世界經典名著對于觀眾的巨大吸引力。

  《天邊外》創作于1918年,首演于1920年,同年獲得普利策文學獎,標志著時年30歲的奧尼爾的戲劇創作走向成熟。《天邊外》的故事發生在上世紀初的美國農村,弟弟羅伯特上過大學,愛讀書,向往“天邊外”的世界;哥哥安德魯,沒有多少文化,是干農活的好把式。兩兄弟同時愛上鄰家女孩露絲,羅伯特如愿娶露絲為妻,放棄了“天邊外”的夢想;哥哥安德魯因為失戀,航海遠行,棄農從商,遠走“天邊外”……

  王斑在忠實于原著的基礎上,輔之以多媒體投影,對《天邊外》進行當代的解讀。演出開始前,幕簾上,印著奧尼爾的一句話“我們生而破碎,用活著來修修補補”,吸引了觀眾的注意,同時敲擊著我的心。生命的意義何在?我們從哪里來?到哪里去?這是人類永遠無法破解的難題。這涉及到人對本我的認識、對未來世界的認識。世界經典名著的魅力,恰恰在它著眼于探討人類永恒的困惑,要為人類找到一條更新、更好的精神出路。

  沒有當紅明星、沒有豪華舞美,席中既有耄耋老者,也有中年人,更不乏青年。不同年齡層次的觀眾一起觀看了這臺長達兩個半小時的《天邊外》,在《天邊外》中,我們看到了自己的過去、現在、未來,看到了人類宿命般的悲涼。

  年輕的時候,誰不曾是羅伯特,滿懷夢想,眺望遠方。就像青年羅伯特對露絲說的:“我逐漸相信世界上一切奇跡都發生在小山外面。那里是上演美妙奇跡的漂亮仙女的家鄉……”羅伯特婚后留守家園,卻因不善經營、不懂世故與露絲陷入無窮無盡的爭吵中,曾經的白面書生,而今胡子拉碴、邋邋遢遢。仙女一般的露絲逐漸變得粗暴、冷硬,與少女時期的天真爛漫判若兩人。安德魯遠游后,回到故鄉,在羅伯特看來,“你愛農莊的時候,你本來是個生產者。你跟你的生活是和諧一致的。可是現在……你拿你喜愛生產的東西來賭博,說明你在邪路上走了多么遠……”這就是生活赤裸裸的真相。每一個人最后都是遍體鱗傷,無人幸免。

  以羅伯特不諳世事、浪漫主義的天性,即便他走到“天邊外”,他也會很快因為不能適應復雜兇險的社會,鎩羽而歸。安德魯背離了他所熱愛的土地,成為投機商人,“天邊外”改變了他淳樸勤勞的農民本性。世事難料,變幻莫測,每個人的人生都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而所有的變化,又處于情理之中。這或許也是30歲的奧尼爾在聽了他那位挪威海員朋友訴說平生遭遇后,創作《天邊外》的動機吧。

  盡管我們有時候會被生活愚弄,但這不妨礙“天邊外”依舊美好。它象征著人類的理想,激勵我們負重前行,直至抵達幸福、自由的彼岸。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
3d杀码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