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國學美學

陳洪武:傳統書法的時代嬗變

時間:2019年05月3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微信公眾號 作者:
0

  毛筆作為書寫工具,它的衰落始于自上個世紀初,在經歷了幾次書寫工具的革新后,被中國人使用了數千年之久的毛筆終于無可奈何地徹底淡出實用領域。而依托于毛筆的書法也在這一百多年的時間里遭遇了自它誕生以來未曾有過的新變。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古老的書法進入日新月異的現代社會,在東西方文化的碰撞與交融中,在展廳視覺和展覽機制的主導下,書法的文化生態發生了巨變,高科技改變了人們的生活,也無可避免地影響著書法,傳統書法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時代嬗變。 

  時代嬗變之一: 

  視覺功能得到空前的張揚 

  在古代社會,書法具有表意識讀和視覺審美兩種功用。而現代社會,脫離了實用的書法其表意識讀功能已經弱化,視覺審美成為其主要功能。人們在展廳中欣賞書法多是“看”,很少“讀”,即使欣賞古代書法,也主要關注筆墨線條的美,除非學者,一般書家很少留意書法作品所蘊含的詩意文心和文史價值。 

  同所有視覺藝術一樣,展廳成為書法主要的展示空間。當書法從小小的書齋來到現代化的展廳時,客觀環境的改變,人們的審美體驗也隨之發生了變化。現代化的展廳無論是空間還是視野都極為宏闊,這使得一些在書齋里感覺還不錯的作品到了展廳開闊的墻上就顯得拘謹小氣,一副文弱的樣子。當眾多書法作品集中起來展示時,那些線條充滿張力、形式感強的作品氣場很大,奪人眼球;相形之下,較為平和的書法特別是那種自然書寫的作品,則顯得平平淡淡,少人關注。現代展覽方式促使書家在創作理念和方法上發生了變化,關注點轉向了造型與空間構成,“設計”的痕跡增強,一些書家刻意將字寫得夸張變形,以強化視覺沖擊力。書法的視覺化嬗變,讓當代書家筆下的作品在動與靜的軸線上向“動”的方向偏移,多了一些張揚恣肆、安排造作的元素,少了一些從容安詳、恬淡自然的韻致。 

  在展廳文化的影響下,書法的視覺功能得到了空前的張揚,由此衍生而來的是各種增強書法視覺美的技術和手段。比如,近20年來書法界對形式制作十分熱衷,不僅發明了很多拼接的新花樣,而且還在染色、作舊上下了很大一番功夫。這種形式制作開始確實給人耳目一新之感,但當滿展廳都如此時難免令人生厭。形式是外在可視的,美的形式確實能夠給人帶來美感。但形式制作也有“度”,不能本末倒置,為形式而形式,將書法展覽搞成“時裝秀”。近幾年在中國書協的引導下,這股強勁的制作之風總算漸漸趨于理性。與書法的展廳陳設和形式制作相關聯的現代裝裱技術,在這20多年間也得到了空前提升,裝裱的材質、款式與傳統技術相比不可同日而語,發生了質的飛躍。書法作品穿上現代化的新衣非但沒有失去原有的古雅,反而煥發出時代的光彩,再加上展廳中燈光的運用,使觀賞書法作品成為一種視覺的享受。 

  總之,在現代化進程中,書法在視覺審美上得到了很大提升,但與此同時又失去了什么呢?從表象上看,當代書家筆下的書法在形質上與古人的書法沒有多大差別,在形式制作上甚至還有所創新,但內質里還是一樣的嗎?當一切表面的喧囂與熱鬧慢慢沉寂下來后,當代書家不妨作一番冷靜思考。 

  時代嬗變之二: 

  從實用走向“純藝術” 

  在古代社會,書法是“讀書人”必備的技能,只要是“讀書人”就與書法密不可分,筆墨伴隨終身。現代社會人人都是識文斷字的“讀書人”,但能拿毛筆寫好字的人卻很少,書法成為少數專業人士的藝術,大眾對書法的審美能力正在漸漸退化。 

  當書法從實用走向“純藝術”,書法界有很長一段時間認識模糊,將“純藝術”理解為“純技術”,在一些中青年獲獎書家的示范下,掀起了一股“崇古尚技”的熱潮。書家們紛紛把視角投向傳統技法深處,以現代人的智慧借助高科技手段對古人的技法進行還原與解析,努力尋繹筆法中的高精尖。很多書家把書法當作“手藝活”來錘煉,每天訓練十多小時,追求技術純熟。在技法層面取得長足的進步的同時,當代書法陷入了“純技術”的沼澤,一些書家沉醉于玩筆墨技巧,甚至為了炫技不惜隨意支解內容,選擇自己擅長的字形和線條刻意表現,不尊重文本致使內容錯誤的作品在展覽中比比皆是。“純技術”理念看似專業化,實際上消減了書法與文、史、哲等學科的天然親和,降低中國書法厚重的文化品格和精神內涵。 

  在書法脫離實用、鍵盤取代手寫的今天,不少人擔心書法會不會衰落。事實上當代“書法熱”持續了40多年,至今經久不衰。人們對書法的喜愛源自民族血脈延續下來的漢字基因,書法是書寫漢字的藝術,只要是寫漢字的人,都會對中國書法產生濃厚的興趣。但是我們也要看到,隨著書法與現代生活的日益疏離,大眾對書法的審美能力在退化,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現象。現在很多人一看到毛筆字就認為是書法,將所有拿毛筆寫字的人都稱為書法家。實際上書法與寫字不是同一概念,很多年輕人知識結構中缺少書法審美這一課,對古代書法經典知之較少,對書法美缺乏認知與體驗。而一些專業書家將書法視為“純藝術”,沉醉于張揚個性,孤芳自賞,并不在意觀眾能否接受。現在時常發生大眾喜歡的作品專業人士不認可,而專業人士叫好的作品大眾卻嗤之以鼻的尷尬情況。當代書法的大眾審美與專業審美之間隔膜的跡象,應該引起我們的警惕。 

  時代嬗變之三: 

  現代與古典兩種語言體系的困境 

  中國書法與傳統的文學藝術一樣,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講究承傳,都有一個從源到流這樣一個源遠流長的脈絡,所有書法家都有意無意地納入這個體系中,遵循著其中的“秩序”。書法在千年的流變中,始終與文言文(古典詩詞)、繁體字天然結合,緊密關聯。五四新文化運動后,雖然開始用毛筆寫白話文,但大都出于實用,并不是為了彰顯書法。既使到了21世紀的今天,大多數書家依然沿襲著寫古典詩文和豎寫繁體字的傳統,盡管繁體字和文言文早已退出當代人的實用領域。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細想還是有一定原因的。學習書法最佳的途徑是臨帖,而歷代經典碑帖無疑是最好的范本,書法字典中的字也都是從這些碑帖中集來的,書家每日臨帖就是從中汲取筆法和結體,從而為自己的書法打下扎實的傳統功力。而我們看看這些碑帖和字典,無一例外都是繁體字,想要將這些繁體字書法化變為簡化字書法,可謂前無古人。 

  當代書家遇到了一個兩難的境地,我們自小成長的環境和所受的教育都是現代式的,日常生活工作中所用的也都是現代白話和簡化字,然而我們所從事的書法藝術卻是文言繁體的古典體系,兩者之間有相當的隔膜,想要游刃有余地行走在古典與現代兩個體系中并不容易。很多學者批評當代書家成了“抄書匠”,展覽作品多是抄古人詩文,沒有自己的思想表達。其實,不是書家不想自創內容,而是缺乏自創的能力。20世紀初,陳獨秀、魯迅、胡適等新文化運動的倡導者都是喝著舊文學的墨水長大的,盡管嘴上高喊反孔教、廢文言文,而骨子里深藏的卻是傳統文化的基因。而受現代教育成長起來的當代書家與前輩顯然無法相比,我們存在著先天的弱點,國學根基很差,可以說,讓書家運用文言或半文半白的語言寫詩作文,比讓書家寫書法更難。這幾年嘗試寫舊體詩詞的書家明顯比以前多了,但是真正寫得好的人卻并不多。學寫古典詩詞像書法臨帖一樣,也得花時間下苦功精讀大量經典,慢慢化入血脈中。總之,擺在當代書家面前的路有三條,一是繼續做“抄書匠”,同時還要加強國學修養,否則抄也會抄錯的。二是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學素養,整合現代和古典兩個語言體系,探索以文言或文白相間的語言來自創適合書法表達的詩文,表現時代生活,抒發個人情感。三是嘗試以白話入書、用簡化字書寫。當然也可以三者兼而行之。一個書法家如果一輩子都拘泥在技法線條和抄寫古詩文上,總覺得不夠圓滿。所以有一定國學基礎和才情的書家應該有更高的人生追求,做一名文人書家,藝文雙修,詩書并彰。 

  時代嬗變之四: 

  書法+高科技的預想 

  當傳統書法進入高科技的今天,會給書法和書法家帶來什么樣的新變化呢? 

  照相技術、印刷技術的高速發展,已經讓當代書家嘗到了甜頭,大量密而寶之的古代珍貴碑帖成為當代書家書案上的尋常之物,隨時可以拿來臨摹學習,這是古人無法想象的。高科技讓當代書家的眼界十分開闊,取法更為宏富,這一切為書法在新時代的創變發展提供了可能。近10多年來互聯網技術的快速興起與運用,對書法更是影響深刻。從最初的電腦上網,到今天更為便捷的手機上網,書法家幾乎人人拿著手機查看各種書法信息,或欣賞古代經典,或觀看各地舉辦的書法展覽,或播放書法教學視頻,或查閱書法字典等等。在手機上看書法的感覺和在展廳中觀看有所不同,一些奔放恣肆的大字行草書在展廳中很具視覺沖擊力,但縮小到手機中效果未必好。手機更適合展示尺幅不大的小品,尤其是文雅流美的短箋手札,可以靜靜品讀,頗有點書齋把玩的意味。互聯網打破了時空阻隔,某種書風獲了獎,借助互聯網迅速傳遍全國,各地書家紛紛效仿,積淀深厚的地域書風正漸漸消融。 

  但凡技能、技術一類的東西都可以運用高科技去拆分、解析和重新組合。高科技沒有什么不可以實現的,比如機器人動手術比醫生還精確,機器人下圍棋常常贏了專業棋手。目前人工智能技術在書法領域的作用還沒有顯現,主要是高科技人才中懂書法的人極少,而書法家中有高科技頭腦的人同樣少。展望未來,在科技高速發展的時代,書法很難“獨善其身”,終有一天書法會與高科技碰撞出火花,海量的書法數據錄入電腦,通過人工智能的精細分析與重組,就有可能誕生高智能的“書法機器人”,書寫出各種風格交融的作品。到那時候,我們書法家又該如何應對呢? 

  王國維說“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學”,書法亦如是。隨著時代的發展,書法不可能一成不變,也會隨之變化。任何有生命的事物都是在變革中進步的。當中國書法進入21世紀的現代社會,必然會打上時代的印跡。面對書法的時代嬗變,當代書法既要延續傳統,又不能泥古不變,更不能丟失書法的文化本質和精神內涵。我們要做的是“濁以靜之徐清,安以動之徐生”,在時代嬗變紛繁復雜的表象中,厘清思路,找準方向;反過來說,越是新舊沖突就越醞釀著新變與生機,誰能夠在書法的時代嬗變中抓住機遇,去弊而新成,誰就會領時代之先,開一代之新風。 

(編輯:韓雪竹)
會員服務
3d杀码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