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中國少兒舞蹈如何開創新百年?

時間:2019年06月0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喬燕冰
0

 


2005年第三屆“小荷風采”全國舞蹈展演優秀作品《小螞蟻》 中國舞協提供

2015年第八屆“小荷風采”全國少兒舞蹈展演優秀作品《毛毛蟲》 劉海棟 攝

2017年第九屆“小荷風采”全國舞蹈展演優秀作品《刀馬旦》 劉海棟 攝

2017年第九屆“小荷風采”全國舞蹈展演優秀作品《多了一個你》 劉海棟 攝

  “從上世紀20年代開始至今,少兒舞蹈多年以來取得了巨大進步,但是把它放在整個百年歷史中,如果把我們現在做的作品和黎錦暉的作品比較一下,把我們現在完成的任務和當時一批有志于兒童舞蹈的前輩創下的成績放在一起探討一下,我們現在進步到哪兒了?我們還沒有解決的問題是什么?需要好好地討論一下、思考一下!”日前在京舉辦的中國舞協少兒舞蹈委員會成立大會暨第一次會議上,中國舞協主席馮雙白一番話將少兒舞蹈藝術發展引向百年文化視野,由此也讓此次以大會為契機展開的少兒舞蹈的創作和教學等方面的研討具有歷史厚重感、當下使命意識和未來發展格局。

  亂象“當下整個少兒舞蹈的考級、培訓基本上還處在‘戰國時代’”

  誠如馮雙白所言,從黎錦暉以《麻雀與小孩》《小小畫家》等作品在上世紀初葉開啟了兒童歌舞藝術的新歷史,中國少兒舞蹈在百年間不斷獲得成長與發展。然而,中國少兒舞蹈創作不斷創造佳績的同時,依然存在創作及生態發展的某些隱憂。

  中國舞協副主席王小燕指出,從當下出于各種原因在各地舉辦的舞蹈比賽中會發現很多問題,比如大家往往都是按照一些少兒舞蹈創作模式去模仿,學優秀作品,走捷徑。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培養少兒舞蹈編導的人才力量很弱,即便有個別優秀創作人才通常也很難影響整個地區少兒舞蹈的健康發展。

  “現在很多培訓為什么會亂?因為有大量的偽科學以各種方式植入少兒舞蹈界,使越來越多的少兒舞蹈培訓找不到自己的根基和坐標,在教育教學方面沒有自己的根,急于在市場大浪中站穩腳跟,建立自己的教學體系,但是他們沒有真正能夠供少兒舞蹈教育使用的教材。”江蘇省徐州市文聯副主席、徐州市舞協主席王敏指出,雖然在全國的舞蹈考級中,中國舞協考級占有市場最大比例,但目前針對少兒舞蹈培訓這個最大的群體,非常缺乏甚至可以說還沒有真正屬于少兒舞蹈教育學科的教材,包括關注孩子年齡、骨骼、肌肉、脈絡等方面的權威性教材研發。同時,王敏指出,目前市場的亂象,主要原因在于缺乏情懷的少兒舞蹈教育者越來越多,市場更大的利益化很大程度上主宰了目前少兒舞蹈前行。我們應該努力引導教育的風向和導向,讓更多有情懷的真正從事少兒舞蹈教育的工作者能走進少兒舞蹈教育的團隊中,并給他們最好的服務和平臺。

  馮雙白直言不諱當下少兒舞蹈領域的問題:“第一,現在整個少兒舞蹈的考級、培訓等等,在我看來基本上還處在‘戰國時代’,各村有各村的地道,掏完地道以后就掏錢。第二,今天少兒舞蹈的培訓還沒有真正上升到科學的、體系化的、有中國特色的、有少兒舞蹈藝術理論支撐的、嚴密的培訓體系。第三,中國的少兒舞蹈在創作上到底有什么手段路徑,其實許多優秀編創者有非常豐富的經驗,但這些經驗還只是存在于他們腦海里,缺少理性總結,沒有上升到作為少兒舞蹈應該遵循的理論指導。因此創作上兩極分化非常嚴重,一極是在世界范圍內少兒舞蹈創作上達到巔峰級的好作品,但另一極是如我經常參加一些所謂的展演或匯演,每個演出能看到二三百個作品,這些作品完全是大水漫灌式的,毫無藝術價值的,瞎編、亂編,編完了直接就演了,常常招呼起來就展演。對少兒來說當然很好、很興奮,可是創作水平相對停留在比較低的層次上,這個問題很嚴峻。很多少兒舞蹈工作者都愿意創作,但基本上是看優秀少兒舞蹈編導做了什么,稍加改編,往往是涉及版權和知識產權的這種抄襲、模仿。這種兩極分化是非常嚴肅的問題。”

  短板“一個‘跪’著的老師是教不出‘站’著的學生的”

  從咿呀學語到蹣跚學步,從跌跌撞撞地會爬會站到昂首挺胸地會走會跑,河南省舞協顧問、開封蓓蕾舞校校長曹爾瑞創作的幼兒舞蹈《寶寶會走了》曾在CCTV電視舞蹈大賽、“小荷風采”展演、全國政協新年茶話會等舞臺上廣受好評,多年來潛心少兒舞蹈創作且成就斐然的曹爾瑞也推出了《小螞蟻》《下雪了,真滑》《我可喜歡你》等頗具口碑的幼兒舞蹈代表作。然而事實上,如今像這樣充滿童真童趣的優秀幼兒舞蹈作品可謂乏善可陳。

  以此為例,多年在幼兒舞蹈創作領域不斷探索的空軍藍天幼兒藝術團國家一級編導楊華感慨參加“小荷風采”展演的幼兒作品量少質弱。“從這么多屆‘小荷風采’可以看出,幼兒作品和少兒作品的創作還是有差距的,從其選題、選材到語言設置,都有一定區別,這方面都還很欠缺,搞少兒舞蹈創作的人很少,大家都不愿意做少兒舞蹈創作,因為它的語言太難了,給孩子排練也很難,一個動作、一個語言得教多少天才能學會,更不用說幼兒,所以一般創作者很難沉下心來搞幼兒創作,真的能像曹爾瑞那樣去鉆研,抓住幼兒的心理來創作的太少了。”

  從事少兒舞蹈十幾年的原中央軍委后勤保障部幼兒藝術團藝術顧問、舞蹈編導曹磊則認為,幼兒舞蹈的創作很難,很大一個原因是創作者的執排能力差,“有些編導想法挺好,作品也不錯的,但往往是老師不會排,所以少兒舞蹈、幼兒舞蹈編導可以說三分在編、七分在排,執排非常重要,因此這方面值得研究,在排練教師方面可以形成一個經驗體系。”

  “在教學上,當下學舞蹈的男孩很少,除了性別特征問題,與教材有很大關系,有些地方,男孩的舞蹈只要拿到舞臺上競技都是很高端的呈現,反而是缺少基礎教育,我們看到的男孩舞蹈大多都很棒,但其實掩蓋了一些現象,男孩的舞蹈基礎教育在全國的普及面很薄弱,未來需要特別加強。”廣州市兒童活動中心藝術總監、廣州市舞協副主席蔡茵說。

  中國國標舞總會副秘書長李淑芬則認為,青少年國標舞創作是一個大問題,“現在青少年國標舞也在抓藝術表演,每年表演場次都很多,但是出來的作品極少,尤其好作品幾乎就沒有,主要還是編導的問題,國標藝術表演的編導就更難了,因為要有中國舞蹈的元素,還要有國標的舞蹈元素。我們國標舞藝術創作剛剛起步不久,希望更多編導人才也能進入國標的系列中,幫助我們國標的藝術表演做一些創作。”

  做兒童舞蹈教學現在已經27年的北京市少年宮舞蹈團副團長孫曉哲直言,在27年教學過程中,尤其是為人母后,自己經歷了從一個教舞蹈的老師,逐漸成為一個以舞蹈為載體來做教育的人的自我認知轉變。“舞蹈的背后是教育。所以我們現在是為20年后的中國培養建設者和接班人,這就對我們的工作提出了要求。第一,我們到底要培養什么樣的人?首先應該是有生命安全和健康的建設者,所以要求兒童舞蹈培訓課程訓練一定是科學的,而且要創建經得住推敲的、有醫學根據的訓練課程,作為全國兒童舞蹈訓練的參照和指導。第二,是培養有正確價值觀的、有高尚審美的建設者和公民,這就要求我們創編的老師在創編作品時,除了要關注有趣、好玩以外,還能夠引發孩子的深度思考。好的作品一定是有情懷的作品,能夠讓孩子知道責任、善惡和擔當。正如我們常說,一個‘跪’著的老師是教不出‘站’著的學生的。所以老師要樹立正確的價值觀,明晰責任和擔當。第三,我們要為未來的中國培養具有創新意識、國際視野的人才。這就要求舞蹈老師以舞蹈為載體做教育,所以舞蹈老師和編導們在教學和創作中應多做即興開發,幫助孩子更好地認識身體、認識形象、認識色彩、認識社會、認識情感。”孫曉哲說。

  破題“必須上升到由理性支撐的高度來確立的行業標準”

  “中國的少兒舞蹈,其實是目前全國藝術領域中最龐大的一個隊伍,但是缺乏一個具有真正導向性和權威性的作為行業風向標的機構,中國舞協少兒舞蹈委員會填補了這一空白。”王敏此言說出了少兒舞蹈人的心聲,事實上這也正是中國舞協少兒舞蹈委員會成立的初衷。

  “現在是新時代了,我們中國舞協的少兒舞蹈藝術工作也進入一個新時代了,要確立新的標準。中國舞協一直在反復研究,今天的中國舞協應該是設立標準的協會,這個行業的標準不僅僅是擦地應該怎么擦、壓腿到底應勾腳還是蹬腳這樣技術性的,更重要的是學術思想支撐下的藝術標準的設立,這個藝術標準還不只是簡單的用現有的一點知識、經驗得來,而必須上升到由理性支撐的高度來確立一個行業標準。”

  馮雙白指出,對今天的孩子要有真正的一份責任心,這個責任心是真能夠為我們下一代負責的理念,應該讓所有從事少兒舞蹈的老師都確立起來。“這會非常難,因為要和那些必須依靠少兒舞蹈掙錢的老師的觀念進行斗爭,我們一定要向全社會,特別向我們的老師們傳遞健康向上的理念,要用中華美育精神來指導我們的事業,所以少兒舞蹈委員會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今天是一個新的起點,我們應該開創一個中國少兒舞蹈的新百年,這是我們對未來的期許!”中國舞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羅斌指出,深入研究如何將中華美育精神和少兒舞蹈結合起來應該是中國少兒舞蹈界未來的工作重點。因此,馮雙白與羅斌都強調,中國舞協少兒舞蹈委員會將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工作組織的站位,而是要有精神上、哲學上、對孩子負責任、對整個民族負責任的站位,這樣才能做得更好,才能超越前人,把百年以來的少兒舞蹈工作推向一個全新的階段。

(編輯:李哲)
會員服務
3d杀码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