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劉慶邦:再寫30年,那可不得了

時間:2019年06月17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金濤 郭鉑
0

再寫30年,那可不得了

——劉慶邦文學創作室在京揭牌

  “懷柔是個非常好的地方,懷柔也是個非常好的詞匯,我很榮幸在晚年投入到懷柔這個溫柔的懷抱。今天早上,我在日記里祝愿了自己,我祝愿自己要在這里繼續寫上10年,20年,30年!”今年是2019年,劉慶邦說到要寫30年的時候,頓了頓,隨即興奮起來,“再寫30年,那可不得了啊,那時就是2049年,就是咱們新中國成立100周年!”現場響起了熱烈掌聲,無不為之感動。 

劉慶邦文學創作室在北京市懷柔區翰高文創園揭牌

  6月16日,劉慶邦文學創作室揭牌儀式在北京市懷柔區翰高文創園舉行。懷柔區副區長焦寶軍、懷柔區文促中心主任呂曉國、北京作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王升山、周口市文旅局局長凌全貞等嘉賓出席了揭牌儀式。 

  提起寫作,人們會想到安靜的書房、平整的書桌,可在劉慶邦的散文《在哪里寫作》中卻是另一個樣子。劉慶邦在每篇文章后面,都會注明寫于哪里,有寫于北京和平里的,也有北京小黃莊的,有美國西雅圖的,還有莫斯科的。在他早期的寫作中,煤油燈下、床鋪上、廚房、公園、地下室是最常見的地方。劉慶邦感到自己是幸運的一代、幸福的一代,他列舉了文學前輩魯迅、沈從文、蕭紅以及老舍的例子。前輩們要不處在戰爭年代,要不處在動亂年代,要不就是生活所迫,很難有穩定的寫作時間和寫作空間,“相比之下,我們這一代就好多了。我今年68歲了,已經持續創作了近半個世紀,而且寫作條件越來越好。”翰高集團董事長房墉說:“讀完《在哪里寫作》一文后,我對劉慶邦老師持之以恒的精神愈加敬重。更為重要的是,直到今天,他還是走到哪里寫到哪里,用他的心靈寫作,也用他的寫作姿態為后輩做楷模。” 

劉慶邦在揭牌儀式現場發言

  “有人說,作家們現在的生活越來越安逸了,我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并時時警惕。”劉慶邦說。王升山是劉慶邦的同事,王升山回憶,每年劉慶邦都要回兩次老家,“一給我打電話告假,我就知道,他要不是回老家看望母親,就是回煤礦轉轉。”王升山列舉了多個劉慶邦小說中的片段,強調了深入生活、實地考察的重要性,“現在的很多作者,看看新聞,搜搜圖片,查查資料,一篇文章就寫出來了,可是呢,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來,不一樣的。”定期深入生活、實地考察是劉慶邦保持警惕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是劉慶邦時刻保持著對于文字的敏感。除去定時定量的寫作任務,他每天記日記。本次活動中,也有不少河南籍在京務工人員參加,他們都是劉慶邦的忠實讀者。其中,一對帶著孩子的年輕夫婦引起了記者的注意。采訪得知,他們是一所高中的老師,丈夫是物理老師,妻子是語文老師。身為語文老師的妻子說:“寫日記看著零碎,但是對于寫作來說,起到了最基本的兩個作用,保持文字感覺和豐富寫作材料,是溝通生活和作品的一座橋梁。”值得提及的是,劉慶邦的第一部非虛構日記體作品《我就是我母親》剛剛獲得了孫犁散文獎。 

劉慶邦為讀者簽贈剛獲孫犁散文獎的非虛構日記體作品《我就是我母親》

  多位專家對于給作家成立工作室這一現象發表了意見。 “我覺得劉慶邦文學創作室的作法值得推廣!”王升山激動說道。劉慶邦的中篇小說《神木》改編的電影《盲井》,曾獲柏林電影節銀熊獎,主角王寶強獲臺灣金馬獎。好的影視作品離不開好劇本,而很大一部分好劇本由好小說得來。“現在有很多明星工作室,有很多導演工作室、編劇工作室,但作家的工作室就比較少。”呂曉國表示,劉慶邦文學創作室落成之后,翰高文創園將陸續為其他藝術家、作家成立創作室,為文藝事業的發展助力。 

(編輯:云菲)
會員服務
3d杀码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