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電視>熱點推薦

《因法之名》編劇趙冬苓:也想找流量演員 但請不起

時間:2019年05月05日 來源:《新京報》 作者:劉瑋
0

  

  《因法之名》講述了平反冤假錯案的故事。

  由趙冬苓編劇,沈嚴、劉海波共同執導,李幼斌、李小冉、張豐毅主演的大型法治題材電視劇《因法之名》正在北京衛視播出。“因法之名,顧名思義,就是以法律的名義。”趙冬苓談及《因法之名》劇名時,還要追溯到她最愛的那部北愛爾蘭電影《因父之名》,也正是這部同是平反冤案題材的電影對她產生了極大的啟發。最初制片方向趙冬苓提供了幾個選題方向,其中“平反冤假錯案”令她一見傾心:“剛接觸這個題材時我就知道難寫,但還是希望搏一搏,盡一己之力來記錄中國法治的進步。”

  “陳家父子”是編劇最喜愛的角色

  《因法之名》是中國第一部反映平反冤假錯案的電視連續劇,講述了部隊轉業的刑警“葛大杰”(李幼斌飾)因好友在追捕嫌犯時不幸殉職犧牲、因“怒”生“錯”、間接導致冤假錯案的產生,礙于當時司法制度的不完善,即便心懷疑問的檢察官“鄒雄”(張豐毅飾)也只得妥協于現實,時隔多年后,在新生代檢察官“鄒桐”(李小冉飾)與律師“陳碩”(王驍飾)的共同努力下多年冤案最終沉冤昭雪的故事。

  趙冬苓指出1996年《刑事訴訟法》修訂后錯案比例逐年下降。冤錯案件的產生可能來自多方面因素的影響,而絕不僅僅歸結于某個人的功或過,所以在《因法之名》中并沒有出現故意抹黑和刻意頌揚。在創作之初,也曾有人給她提議:“把人寫得越壞越好,而且要體現惡有惡報,這樣才能給觀眾提供一個宣泄的途徑從而帶來熱度。”然而在她看來,還原真實的人性才是創作之本:“我不想用嘩眾取寵的方式博得喝彩,一個十惡不赦的角色或許會引發眾人討伐,迎合社會輿論和心理,這樣做簡單粗暴,但不嚴肅也不負責任。”

  “現實主義創作并不拘泥于現實題材,它體現在創作者的價值觀、立場以及能否反映社會和人性的本質。”趙冬苓認為,“如果為了迎合市場趣味而曲解現實那就失去了創作的價值。”她筆下的每一個角色都有著善良也隱藏著私心和利欲。“陳家父子”是她最喜愛的角色,無論是最開始財迷心竅后又被“情”感化、義務為受害人辯護的律師陳碩,還是因嫉妒隱藏指紋間接導致冤案產生、卻又備受內心折磨投案自首的痕檢員陳謙和,他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事隔二十年,當陳謙和從抽屜中拿出當年隱藏的手寫報告時,盡管紙張早已發黃,連字跡都開始模糊了,而他卻一直保留沒有銷毀證據。”這是在她寫作過程中印象最為深刻的片段,“也許那兩枚指紋是他一輩子的心結。”

  糾正冤假錯案是《因法之名》初衷

  “法律是治國之重器,中國的進步需要依靠法治。”趙冬苓認為,“很多人還是缺乏法治信仰,這是國家在發展過程中遇到的瓶頸。”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反映社會現實問題,通過這樣一個冤假錯案的糾正平反,增強增進老百姓對于法治的信心與信仰,這也是創作《因法之名》的初衷與動力。

  《因法之名》是趙冬苓近年創作中最喜歡也是最花費心血的一部作品,“法律是我天生的興趣,沒辦法停下來。”當被問及今后的創作方向時,她表示,“可能其他的(題材)會有人邀請我來做,但跟法律相關的我就會自告奮勇。”寫起這類題材她便會熱血沸騰,愿意不計任何代價埋頭于創作之中,有機會就會去摸索嘗試。最近剛剛完成律政新作的她告訴記者:“目前市場上一些與法律和法治相關的作品都缺乏合理性,國內外的制度存在很多差別,如果真的想要寫好這類題材必須下足工夫去研究學習相關法律知識。”

  【點評演員】

  張豐毅友情出演

  李小冉像職業女性

  李小冉飾演第二代檢察官鄒桐,她與劇中的每個角色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鄒桐在父親鄒雄的影響下,接受多年法治教育后,成為了一名有信仰有堅持、正義感十足的檢察官。在面對“許志逸案”時,不顧父親的阻攔,執意徹查案件,從小細節中尋找真相,并不斷地影響著其他人對于“許志逸案”的看法,最終成功翻案。

  趙冬苓:演職場上的女檢察官,我覺得中國的女演員能有這種氣質的人不是太多,李小冉是有說服力的。她不是那種特別漂亮的女演員,職場女性我覺得不能太漂亮了,太漂亮了以后,她意識到自己漂亮,她會比較強調這個東西,去展示美貌。李小冉在劇里的表演,包括臺詞,包括氣質,我覺得蠻好的。

  李幼斌飾演的刑警葛大杰經歷著“波折”人生,內心遭受過極大的傷痛和折磨,他是一位優秀的人民警察,在工作上功勛卓著,但性格剛愎自用,這也間接導致了“冤案”的產生。

  趙冬苓:對李幼斌來說,我特別期待他有突破。比方說《亮劍》里,他很有性格,動不動亮劍,包括后來他演《中國地》,那是我們第一次合作,也是一個草莽英雄。但是葛大杰不一樣,他有非常深的內心創傷,我覺得李幼斌演得還不錯。

  張豐毅在劇中飾演“柔情”檢察官“鄒雄”,相比《人民的名義》中的“沙書記”更加沉穩內斂。作為一名從部隊轉業的檢察官,鄒雄并沒受過完備的法律教育,但在實踐當中不斷學習,所以即便對許志逸的案子存疑,但最終卻沒有堅持。然而鄒雄對于真相和正義的追求,也影響到了自己的女兒鄒桐,當她成為檢察官后,便開始了對這個案子真相的探求。

  趙冬苓:我和張豐毅是第二次合作,上一次是央視播出的《霧都》,他本人很喜歡那部劇。這一次他基本上算是友情出演,戲份不是太多,幾集就死了,我覺得這種老戲骨還是沒問題的,因為張豐毅過去演的在某種程度上和李幼斌的有些角色是有點像的,就是那種比較火爆的,比較外露的,這一次他演的角色相對來說比較內斂,我覺得完成得很好。

  編劇答疑

  “我從不排斥流量演員”

  新京報:一個“冤案”,兩代檢察官的“前赴后繼”,案件最終水落石出。能談一談對于“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正義一定會來”這句話的理解嗎?

  趙冬苓:這句話大家都認可,我也不可能不認可,但是我還是有保留的,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是遲到的正義還是正義嗎?比方說許志逸的一生被毀掉了,包括他兒子的命運,他一家的命運都被改變了。對他們來說正義最終到來了,但是他們的命運已經被徹底改變了。從整個社會來說,“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正義終究會實現”這句話是對的。

  新京報:你之前說過“不排斥流量演員”,哪種類型的演員更適合出演《因法之名》這樣的現實題材作品?

  趙冬苓:說句心里話,我當時也有想過找兩個流量演員。年輕的這一代,我希望有兩個流量的,我確實不排斥流量演員,他們能帶來觀眾,為什么不好?當然年輕演員也需要一個成長的過程,他們接到一些比較有分量的角色對成長也是有利的。但是我覺得可能我們因為投資的原因,請不起。那我們現在找的這些演員也算比較好地完成了任務,對這個項目來說,還是需要實力派演員的。不光是情感比較復雜,臺詞要求也比較高,因為臺詞太多了,特別到了法庭上。我特別喜歡寫法庭戲,但是制片方要求我少寫。法庭戲對演員的要求也比較高,一些實力派演員更適合演。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
3d杀码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