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音樂>資訊

“中國新鄉村音樂”座談會在京舉行

時間:2019年05月29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王渝
0

打造服務人民的精品力作 實現中國新鄉村音樂可持續發展

——“中國新鄉村音樂”座談會在京舉行

  524日,“中國新鄉村音樂”座談會在京舉行。圖為座談會現場。 中國文藝網 王渝攝

  524日,“中國新鄉村音樂”座談會在京舉行。圖為座談會現場。 中國文藝網 王渝攝

  524日,“中國新鄉村音樂”座談會在京舉行。圖為座談會現場。 中國文藝網 王渝攝

  “在上世紀初到上世紀中葉,有一種鄉村表演藝術形式特別得發達,叫做‘社戲’,很多戲臺子都還保存至今,社戲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留下了,在當時對傳播中華傳統文化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而今天的年輕人對音樂、文化的需求和發展,展示了今天人們的一種姿態,所以我想這也是給我們音樂界一個很好的發展契機。”在“中國新鄉村音樂”座談會上,中國音協副主席、中國大眾音樂協會副主席徐沛東對中國新鄉村音樂的發展前景充滿希望。524日,“中國新鄉村音樂”座談會在京舉行,來自中國音協和北京音樂高校的專家、全國知名音樂企業的代表以及知名音樂人、制作人代表參加座談,以 “新時代 新鄉村 新生活 新音樂——新鄉村音樂的發軔與發展”為主題,對中國新音樂鄉村發展計劃展開了討論。     

  據了解,在中國音樂家協會的指導下,今年3月份由浙江省委宣傳部和寧波市委宣傳部共同發起的“中國新鄉村音樂發展計劃”,基于浙江省鄉村振興計劃全方位布局,計劃以寧波為支點,輻射浙江全省,并推廣到全國;依托專業的音樂人、在校的專業大學生、草根音樂和網絡音樂人等三大群體,計劃建立一百個鄉村音樂體驗營、十個以區縣為單位的展示營、一個總部基地,每年將在寧波舉辦中國鄉村音樂展示周,并通過廣播、網絡推送等形式進行音樂展示。目前,中國新鄉村音樂發展計劃已經啟動讓音樂人體會農村四季不同生活場景的創作活動,共有40余位音樂人參加了“春季營”,已經產生了一系列創作成果。 

  中國新鄉村音樂是情感所寄 

  “我們的主題不光源于時代,也源于人的情感的根本——鄉村是每個人回望的地方,是我們的來處,也是我們基本情感所寄的地方。” 寧波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萬亞偉表示,新鄉村音樂是一個好的題材,也趕上了發展的好時機,希望中國新音樂鄉村發展計劃能夠吸引所有有志于此的人來到寧波這片土地上,并且從這里出發去影響到更廣泛的地方。     

  在中央音樂學院教授、作曲家李小兵看來,中國需要有自己的音樂形態,而中國的鄉村就是一種鄉愁,音樂要成長得好需要情感維系。李小兵說:“因為未來是人工智能的時代、是5G的時代,鄉村跟城市已經沒有距離了,以后更加沒有距離,伴奏、肢體、創作,這些音樂形態都不是問題了,但是情感可以成為支撐在音樂里面的東西。”     

  從人才、品牌、傳播多方面實現中國新鄉村音樂可持續發展 

  “新鄉村音樂發展計劃,有基地、有平臺的建設計劃、有人才招募和孵化的計劃,有音樂推廣和拓展的計劃,還有產業發展和促進的計劃等一些版塊和子計劃,是我們推動音樂事業繁榮發展的又一股蓬勃的力量,也是我們團結、凝聚廣大音樂工作者更好地展示藝術才華、服務國家的又一個有力的平臺,和中國音協的主要的服務職能和深化改革的目標任務有著非常重要的契合。” 中國音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韓新安在交流中談到,對于中國新音樂鄉村發展計劃,服務人民是基本前提、人才資源是重要保障、品牌意識是關鍵因素,要發揮先進文化的凝聚、潤滑、整合的作用,讓文化藝術與經濟的發展互融共進、相得益彰。     

  要成就“中國新鄉村音樂”的品牌,中廣聯合會廣播文藝委員會常務副會長王鳴鐸認為,作品、歌手、平臺和政府支持是四個必不可少的要素;而相對于廣場大眾化式的傳播,傳統廣播和“互聯網+”是線上非常好的音樂傳播平臺。上海東方廣播中心經典947總監沈舒強談到:“美國的鄉村音樂靠那時候的電臺把它傳播出去,過了一百年以后,傳播的形態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廣播還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載體。”沈舒強表示,現代傳播垂直性和指向性非常重要,一方面要發揮傳統媒體的作用,另一方面網絡傳播也必須高度重視。     

  中央音樂學院教授安平強調,要用新的文化來引領整個中國的音樂發展方向,建議中國新鄉村音樂計劃建立學習研究中心,通過舉辦多種形式的活動,孵化唱作人。音樂評論家、《人民音樂》雜志社主編金兆鈞認為,音樂節是一個打造品牌的好形式,經過二十多年的耕耘,各地的音樂節獲得了政府的大力支持,可以非常廣泛地把年輕人聚集到一起,更容易產生創作精品。     

  創作是中國新鄉村音樂的發展關鍵    

  座談會上,多位專家、學者紛紛表示,創作出什么樣的作品,決定了中國新鄉村音樂的定義和發展程度。     

  “當年的田納西州的納士威爾音樂小鎮,如果沒有產生那么多的創作,它也不可能成為一個世界音樂中心。”徐沛東以美國鄉村音樂的發展為例,指出離開了創作一切都是空談,中國新鄉村音樂發展計劃要站在全國的高度來進行人才的整合培養,尊重創作、尊重人才、尊重產品的科學開發運用,才能給音樂產業帶來希望。     

  中國唱片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樊國賓則以“鄉村文化共同體的形成需要凝結核”來強調音樂藝術對于建設優秀鄉村文化的推動作用。他認為,音樂應該是多元化的生態,新鄉村音樂的提出是對“流量為王”危機的反駁,音樂的熱度和價值度統一,就能形成有強烈時代意義的藝術力量。樊國賓以用阿卡貝拉來演繹《步步高》、用雷鬼和說唱來表達《花好月圓》和《百鳥朝鳳》的音樂形式在2019年春節期間在抖音平臺上收獲四個億流量為例,“大量的年輕人因此愛上我們的中國民族音樂,所以新鄉村音樂的這個‘新’字,就是我們怎么能讓它引起關注。” 樊國賓說。     

  中國大眾音樂協會副主席、中國音協流行音樂協會主席付林認為,中國流行音樂未來一定是民族民間的,所以中國新鄉村音樂要找到一種支點,在理論上研究透、在實踐上要做示范性。金兆鈞表示,近年來帶有民族風的歌曲成功之作,都是作曲家和表演者加入了非常現代的因素,不具備時代特征的歌曲只能淪為拙劣的仿制品,中國新鄉村音樂應以此為鑒,采用國際化的先進編配手法,才能吸引年輕人喜愛。北京現代音樂學院院長李罡談到:“如果把新民歌、新民謠重新包裝起來,讓它去和我們所說的網絡上的口水歌進行PK,這就是我們做新鄉村音樂的一個重大貢獻。”李罡認為,通過這樣的創作方式將音樂人匯聚到中國新鄉村音樂的旗下,新鄉村音樂的發展對人才的支撐更有作用,人才的匯聚又會為中國新鄉村音樂的發展奠定良好基礎。 

(編輯:王渝)
會員服務
3d杀码公式规律